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打着电话做爱
打着电话做爱
又一个温馨的夜晚。我与妻在床上温存着。幽暗的灯光下,妻妩媚娇柔,
尽其能事。在足够的前戏后,妻平躺下,分开修长的玉腿,让我进去。在妻的里
面抽插了几次后,我再次想起上次TAO听床的事来,心中甚至暗暗期盼着此时
要是有一个合适的人打来电话该有多好!但事情显然是不可能如此凑巧的。
  突然,一个名字闪入我的脑海:DU!这个名字对我与妻都有着特别的意义
:他是妻大学时的恋人,妻与DU有过一段时间的恋爱史。那时候妻是否与他做
过爱,这是个我想起来就有点隐隐心酸的问题;有时候亲热时问起来,妻就故意
转移话题,并立即反问我:“那你呢?你的那几个小情人呢!不许问我以前,打
你啦!”其实不用问,我也明白,妻一定和他有过那样的事,这对恋爱中的人来
说,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。就如我本人,婚前正式的四次恋爱生活中,不也是先
后与几位女友有过频繁的性生活吗?这样想着,虽然心中释然,但还是忍不住有
些酸意、醋意(哎,男人)。
  DU毕业后去读了个研究生,现在北京工作,也已结婚生子。多年以后,妻
还记着DU,有时还会有信息或电话联系。懂事的妻为让我放心,给我看过些彼
此信息的内容,有几次DU打来电话,妻也是当着我的面接听。应该承认,妻与
DU现在的这种联系,是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的。但妻对当年与DU恋爱时的
感觉,显然到现在也没完全忘怀,因为有时在和我亲热时时,妻会有意向我谈起
他,故意让我吃醋,以便让我与她的热情增多一些小别扭后特别有味道的热情。
而那种热情时刻,我也乐于妻谈这些,以增加情趣。
  突然想起DU,立时使我兴奋起来!为什么不让妻打电话给DU呢?虽然这
会让我感到深深的醋意,但一想到可能带来的快感和刺激,我决定让妻给DU打
电话,请妻这个当年的恋人来听床!
  我对着妻的耳朵,大着胆子说出这个想法。妻用力在我背上拧了一下:“坏
蛋,这个时候打他电话(当时快12点了),人家怎么想呀!”
  “这个时候给DU打电话,说不定他有多高兴呢!你不是常在这个时候故意
提起他气我的吗?老婆打吧,你们说你们的,我不出声。”边这样哄着妻,我边
加快速度和力度,妻快乐地“哦哦”起来。
  我从床头拿起妻的手机递给她,鼓励她打电话。妻在我的连续动作和鼓动下,
故意装出不情愿的样子,拨通了DU的手机。
  听到手机里传出的接通信号声,我的心竟然遏制不住地一阵狂跳!但电话响
了好长时间,DU也没接。“人家睡了哟。”妻调皮地对我一笑,挂上电话。些
许失望涌上我心头。
  于是,继续着与妻的亲热。突然,妻的电话响起,我与妻立即停止动作,一
阵狂喜涌上心头。我拿起电话,顺眼看了下号码,是DU!我将电话递给妻。
  “你好!XM?是你吗?”手机里传来一句简短而轻柔的应答声。我竖起耳
朵,小心地俯在妻身上,动也不动,静听他们的对话。
  “嗯,是我。睡了?”妻小声回答,眼睛有点紧张而羞涩地看着我。
  “刚睡下。看到是你的号,我真不敢相信,吓坏我了,她就在旁边!我赶紧
到书房来了。”DU在电话里解释,语速比较快。
  “就是故意吓你!嘻嘻。”妻调皮地说。
  “怎么还没睡?他呢?”DU小心地问。
  “他在外面有应酬,还没回来。就我一个人在家。”妻看着我小声地说,又
在我背上轻轻拧了一下。
  “亲爱的,是不是想我了?”听得出来,DU得知妻“一个人在家”后,语
气立即变得色迷迷了。
  “嗯。你好久没给我电话了。我一个人睡不着。”妻的声音开始变得娇柔起
来。在静寂的深夜,我想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妻这种软绵绵的诱惑的声音,也会情
难自禁的,更何况DU!我俯在妻身上,静听着这对昔日恋人渐入状态的对话,
带着醋意,更多地是带着刺激和兴奋,继续在妻汪洋般的* 里轻轻抽动。
  “亲爱的,我也想你呀。想死你了,跟我们刚分手时的思念是一样的。”D
U的语气变得更加温柔起来,也更加暧昧。
  “才不信呢。你还能记得我呀!”妻故意撒娇地抱怨,同时作为对我的补偿,
妻收缩了一下下面,把我的夹得更紧。
  “亲爱的,永远忘不了你的,记得你的一切!”强烈的醋意和快感再次涌上
我全身。因为我知道“记得你的一切”意味着什么。我低下头用力咬了一下妻的
乳房。妻皱着眉头瞪了我一眼,示意我轻点。
  可能是担心DU会说出他与妻之间更大的秘密吧,妻还是有些顾虑,她想转
移一下话题,就问她孩子多大、妻对他好不好之类的问题。但DU此时显然对这
些话题并不感兴趣,她越来越露骨地开始回忆当年他与妻在一起的感受。
  “她再好,也没你给我的好。亲爱的,每次和她那样,我都会想起你。XM
你是最棒的……”DU终于明确说出了我想听但又怕听的话:妻与DU确实有过
热烈的幸福!!!虽然我一直心里知道这一点,但毕竟未经明确证实;今晚,D
U亲口说出来了,强烈的醋意差点击溃了我,但随之而起的刺激又像波浪一样,
再次漫过了我,我在妻潮湿而紧窄的* 里一阵阵地颤动。
  妻窘迫不安地看着我,柔和的灯光下,好看的粉脸更加绯红。她显然担心着
自己与DU的这层窗户纸被DU捅破后,我会生气。但我用连续的抽插打消了妻
的顾虑,并轻轻地妻耳朵上舔着,那是妻非常敏感的部位,妻控制不住地将腰肢
扭来扭去,双腿紧绞着我的腰。
  在我的鼓励下,妻的话开始放松。“坏呀,别说呀,我会受不了的,坏死了,
你。”迷人的妻轻启樱唇,用愈加娇柔的声音向DU发出明显的信号。DU受到
了鼓励,说的内容越来越直接……
  随着回忆的深入,电话那头的DU开始发出男人兴奋时的那种声音,内容越
来越直接和大胆。最终,DU发出男人叫春时的那种呻吟:“XM,我的好硬了
……要你,想要你,今晚你给我!”天!!!我虽然预想到、也希望DU与妻在
电话里会说各种亲热和挑逗的话,但还是没想到DU会说出如此直接而刺激的话
来!该与妻有过怎样疯狂的幸福呀!
  “来吧,XM的好宝贝今晚给你给你!她在为你绽放了。XM想飞了,快带
我飞呀……”妻享受着我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的同时,也投入到与DU的调情和
相互勾引所带来的另一种刺激中。妻开始忘情地沉浸在与电话那头的DU的丰富
想象中。
  此时此刻男人的心里确实是非常奇怪的,明知道身体下的妻与DU有过性经
历(事实上,妻结婚前后可能与三个男人有过或长或短的性生活经历,包括DU。
对于此点,我是真心原谅妻的,因为婚前我还不认识妻;婚后妻的短暂红杏出墙
是对我所做之事的一种“报复”),但由此而引发的种种丰富的联想与想象,特
别是DU电话里传来的关于他与妻的幸福生活的回忆,却着实给我带来了巨大的
快感。我更用力地在妻的身体里动着,并使劲地揉搓着妻的乳房。我此时有一种
无法言说的心态:既是满足自身的刺激所需,也是用这种方式“报复”着妻的
“红杏出墙”,并让妻更加兴奋。虽然我做这一切的时候无法发出自己快乐的呻
唤,但这种有意压抑着的热情,却反增更多快意。
  听着昔日恋人叫春般的声音和回忆,感受着现在的丈夫用力的抽动和揉搓,
妻的快感已到了“忍无可忍”的边缘!在他们刚开始通话的几分钟内,妻因矜持
还努力克制着自己,将已到了嗓子眼的呻吟拼命压抑着,美丽的眼睛紧闭着,眉
头也因这种难熬的忍耐而紧锁。看着娇妻如此情形,快感和刺激像海浪一样阵阵
涌出,我的频率和力度越来越大。
  终于,妻无法忍受这种双重的折磨了!……妻终于顺势对着电话、其实是对
着我发出了阵阵忘情的呻吟——“亲爱的,老公,老公我要,给我给我……”妻
呢喃着,屁股不停地上挺,迎接我。
  电话那头的DU听到妻喊出“老公”这样的称呼后,受到了极大的鼓励和刺
激,声音和说话的内容更加孟浪,几乎能想到的疯话都说出来了。
  为了充分听到忘情中的妻还会说些什么,我从妻身体里出来,将一直靠近手
机听声音的头滑到妻的双腿间,吻她。……
  我的头离开了手机,舔着妻最敏感的宝贝。妻抛下了所有的顾忌,说话更大
胆而放荡了。
  “老公帮帮我,快用力用力呀,XM的小宝贝好湿好湿……”在妻双腿间听
着枕头上传来的妻阵阵近乎疯狂的声音,我实在无法再继续坚硬地控制下去,赶
紧俯起身、进入……
  妻的呻吟声更急更大了,她快到了!
  我听到DU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,已基本上说不出什么话来了,只剩下那连
续不断的纵声呻唤。终于,DU可能是到了,一连串从嗓子眼吼出的“啊…啊…”
后,声音暂时停歇下来,随后就是不停顿地呼唤着妻的名字:“XM……XM…
…XM……XM…你真好……”
  突然,妻的腰猛地上挺,双腿紧紧缠住我的双腿,呻吟声中带着婴儿般的嘤
嘤抽泣声。我加紧冲锋了几次后,一泄如注,汩汩滚热的岩浆源源不断地向妻的
深处喷涌而去……
  气喘吁吁的妻向电话那头说了几句“你好坏,故意逗我”之类的话后,适时
挂了线。可能妻是为刚才电话里的表现而怀有些许歉意吧,侧身搂住浑身是汗的
我,长时间地亲吻着我,
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(说明:由于时间较久,很多对话已经模糊甚至忘记,只能录其大意并进行
适当整理,请各位朋友们理解)
【完】